银保监会黄洪这一席话,给行业吃了一颗定心丸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10-12 12:27

银保监会黄洪这一席话,给行业吃了一颗定心丸

2018-10-12 10:06来源:格隆汇技术/保险/转型

原标题:银保监会黄洪这一席话,给行业吃了一颗定心丸

来源:慧保天下

编者按:

10月10日,由中国保险行业协会、深圳市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管理局联合主办的“2018中国寿险业十月前海峰会”在深圳开幕。该峰会每年10月举行,至今已经举办数次,由于规格高、议题广,在人身险业内一直颇受关注。2018年,人身险行业历史首现“开门红”负增长,且负增长态势一直持续至今,波及大多数市场主体,困顿之中,这样的一场峰会无疑更引人关注。

银监会副主席黄洪一如既往出席峰会并发表主题演讲,由于这是其自银保监会会机关“三定”之后的首次亮相,他的讲话也因此格外有了看点。处于迷茫中的很多业内人士翘首以盼,都希望从他的讲话中得到对于未来监管走势、行业发展态势的哪怕点滴信息。困顿之中,每个人都需要一盏灯塔,照亮前方航路。

黄洪副主席没有让人们失望,在他数十分钟的演讲中,金句频出,不断为行业加油打气,他表示“人身保险行业正像春天的朝阳一样冉冉升起”,“理解了人身险业改革发展的历史脉络和近年来主动调整的内在逻辑,迷茫和悲观就大可不必”,“事物螺旋式上升、波浪式前进符合人类社会发展的基本规律”;“未来二十年,人身保险行业还能平均保持两位数的增长速度,还会有一大批公司进入世界500强”……

当然,他同时也指出了转型的必要性及中间必经的困难,“全面转型既是行业必须完成的政治任务,更是行业的时代要求和历史使命”,“在这场触及灵魂的革命中,人身险业会面临思想的再造,利益格局的重大调整,行为方式的根本变化,对于整个行业而言,也是一次凤凰涅槃的过程”……

黄洪副主席的演讲一出,很快就在保险朋友圈内广泛流传,在诸多业内人士深感内外交困之际,还有什么比来自监管的加油打气更重要的呢?毕竟,困难时刻,信心是比黄金更珍贵的存在。

结合10月10日的会议新闻稿,以及现场参会人士的一些速记,『慧保天下』重新梳理了黄洪副主席当日演讲的一些金句,并稍加解读,对于保险行业中的你来说,又能从中嗅到什么味道呢?

黄洪现场演讲

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

演讲一开始,黄洪副主席即明确表达了自己对于行业未来发展的信心,他颇为幽默地表示,“寒露”已过,北方一些地区已经寒气逼人,甚至有的地方还下起了雪,“就像一些人心中的人身险市场一样”,但他却想起了一句诗“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他强调,在自己心目中,“人身保险行业正像春天的朝阳一样冉冉升起”。

至于如何才能把握这一趋势?他指出,应全面把握当前面临形势,理解行业按照新发展理念主动转型,谋求可持续发展的背景,理解行业经历高速发展阶段后调整提升的节奏,理解高质量增长对人身保险发展的方式提出的新要求,理解全面转型将为行业打开的新天地。

理解了人身险业改革发展的历史脉络和近年来主动调整的内在逻辑,迷茫和悲观就大可不必。

黄洪副主席显然对于当下市场情绪有着准确的把握,他承认,目前行业弥漫着悲观的情绪,但在他看来,将目光放长远,从更大、更广的历史视角来看,才能更好地理解当下行业的发展逻辑,其结果就是“迷茫和悲观大可不必”。

人们常常称保险业为“朝阳行业”,其原因就在于广阔的发展前景——保险密度以及保险深度相较世界发达保险市场还有较大差距。而在演讲中,黄洪副主席则从梳理人身保险业改革发展所取得的重要成绩入手,谈了对于中国保险业发展逻辑的认识:

一是在复业后短短的36年间时间内,就建成了世界第二大人身险市场,创造了一个奇迹,人身保险保费收入从1982年的160万元增加到2017年的3.2万亿元,是以年均49%的增长速度发展。

二是构建了市场配置资源发挥决定性作用的微观基础,完成了人身保险费率市场化的改革。按照他的透露的数据,改革后寿险产品价格平均下降15%左右,而原保险保费年均增长21%。

三是培育了一批有一定实力和竞争力的保险企业。在财富杂志世界500强排名中,2012年,国内还只有3家险企上榜,然而到2017年,已经有6家入围。

四是服务社会经济的能力明显增强,2017年人身保险为全社会提供风险保障1118万亿元,城乡居民大病保险覆盖了10.6亿城乡居民。

事物螺旋式上升、波浪式前进符合人类社会发展的基本规律。

在黄洪看来,行业出现调整其实是非常正常的,是事物的“螺旋式上升、波浪式前进”,符合“人类社会发展的基本规律”。在演讲中他明确地指出,“一个行业高速发展后,出现短暂的调整是非常普遍的现象”。

而且,造成螺旋式上升的原因是多种多样的,有行业自身的原因,也有外部环境的原因。要看到,宏观经济增速有所下滑,而与此同时,金融去杠杆,利率上升导致市场流动性减少等也都是保险业保费负增长最重要的原因之一。经济发展本身就呈现出一定的周期性,这是保险业发展所无法规避的大环境。

行业这次负增长同以往有本质区别,用毛主席的诗来形容,可谓‘萧瑟秋风今又是,换了人间’。

2011年人身险业也曾出现一次增速骤降,那一年,保费同比增速直接降至个位数,且这种状态甚至一直持续到2012年。

但在黄洪看来,2018年的保费负增长,与以往相比是有着本质不同的,是行业主动引导的结果,而且本身是在行业依然高速增长的背景下进行的,而过去是被动的,对此,他再度引用一句诗:“萧瑟秋风今又是,换了人间”。

黄洪强调,此次行业的结构调整和增速下降是为了让人身保险事业更加符合党、国家和人民的需要作出的战略选择,是开启新时代人身保险工作新局面的必由之路。

对于这一点,黄洪给出的理由有三:

一是体现在主动调整、节奏在我,逐步完善了产品和精算监管政策,绝大部分公司积极跟进,主动压缩高费用、高资本消耗业务,行业现金流充足,实现正增长的公司数量在逐步扩大。在此,他给出一个数据“上半年经营活动净现金流入3258.2亿元”,称“行业现金流十分充足”。

二是体现在目标导向、回归保障,过去五年,健康险、意外险基本维持两位数增长,今年新增保费下降的情况下,健康险依然增长了32%。据称“2018年上半年,全行业中短存续期业务占比大幅下降12个百分点仅占8.6%”,显然,经过几年调整,其占比已经显著缩小。

三是体现在量减质升,价值优化,2018年上半年比2011年负增长时行业的内含价值增速提高了13个百分点,新业务价值提高了4个百分点,结构发生明显变化,而上半年行业利润总额超过1100亿元,同比大幅增长70%以上。

未来二十年,人身保险行业还能平均保持两位数的增长速度,还会有一大批公司进入世界500强。

对于保险行业的未来,黄洪给出了非常乐观的预计,“新单保费以及规模保费累计降幅都在逐月收窄,全年有望实现正增长”,“未来20年,人身保险行业还能平均保持两位数的增长速度”。而这也成为了昨日保险朋友圈内最具热度的两句话。这话出自一位监管大员之口,显然更具说服力。

行业的显性成本居高不下,资源配置效率低,人员成本高、运营成本高、销售费用高的现象普遍,而这些成本最终都会转嫁到消费者身上。

当然,除了给行业加油打气之外,黄洪也提及行业目前发展所存在的问题,与“高质量发展”的要求之间显然还存在一定差距。

黄洪指出,人身保险监管主动引导行业转型是基于一个判断,行业现行的发展方式是一种不经济的发展方式。

对于保险公司自身成本居高不下的情况,黄洪称之为“显性成本”,具体表现就是机构人员冗余,内部管理跟不上,跑冒滴漏严重,另外也包括利用拼费用的方式获取业务。这些粗放的发展方式在直接推高保险公司自身成本的同时,也推高了行业成本。

而这些保险公司由于自身效率低下导致的显性成本最终都将由消费者承担,其结果就是推高了保险产品价格、抑制了消费者的保险需求,从而形成一个恶性循环。

在后来的演讲中,黄洪还提及人身保险业的发展相当程度上还靠生产要素的大规模投入,“即便是国内领先的人身保险公司,与国际同行相比人均产能还存在较大差距。”

行业和社会为隐性成本付出巨大代价,高成本高消耗的发展也给社会福利带来较大损失。

当然,相比较保险产品价格高,对于保险行业影响最大的还在于,这种高举高打的粗放的发展方式,让行业和社会也间接付出了很大代价。

对此,行业最切身的体会莫过于“宝万之争”发生后,隶属于宝能阵营的前海人寿却成为了众矢之的,进而致使整个保险业都被扣上了“破坏实体经济”“野蛮人”的大帽子,行业所面临的舆论环境骤然恶化。行业为粗放的发展方式集体埋单。而这一事件也成为推动行业转型的一个直接诱因,行业为此所付出的代价不可谓不大。

此外,一些群体性事件、一些设计不合理的带有掠夺性的保险产品,导致消费者对于保险行业产生偏见,其结果都是破坏了行业形象,污染了行业环境。这些行业乃至社会所付出的隐性成本无疑也是值得高度关注的。

人身保险业发展和监管的观念、理论、方式、体制机制、政策都是历史阶段性的产物并为之服务的。

当然,黄洪并没有将所有责任都推给保险公司,他表示,人身保险行业发展方式的诞生和演进有着自身内在的逻辑和历史必然性,“现有的发展方式是在我国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变的大背景下,在保险市场从无到有的阶段中产生的”,而人身保险业发展和监管的观念、理论、方式、体制机制、政策其实都是历史阶段性的产物并为之服务的。

同时,他也指出,随着经济社会发展水平的不断提高和人身保险市场的不断发育,传统发展方式的弊端日益显现,当前中国市场经济发展已从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这才是人身保险发展和人身保险监管工作新的时代背景。很显然,在新的阶段,保险行业也需要新的发展方式与之相适应。

把回归本源狭隘地理解成对纯风险损失的保障,这是偏颇的。

应旗帜鲜明地促进具有长期储蓄性质的养老、健康保险业务的发展。

转型怎么转?是不是就只能发展风险保障型产品?答案显然并非如此。“生、老、病、死、残”都应该是人身险行业所需要承保的风险,而这需要多种多样的、层次丰富的保险产品来满足人们不同的需求。

在此次的峰会上,黄洪副主席再度明确这一答案:“现在部分公司把回归本源狭隘地理解成对纯风险损失的保障,这是有所偏颇的”,“应该旗帜鲜明地促进具有长期储蓄性质的养老、健康保险业务的发展”。

全面转型既是行业必须完成的政治任务,更是行业的时代要求和历史使命。

一句话,黄洪副主席就点名了全面转型的要义所在,首先是政治任务,其实也是行业的时代要求和历史使命。

对此,黄洪表示,全面转型要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根本立场,推动行业思想观念转型;立足于服务国家治理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拓展行业的服务领域和空间,尤其要在缓解因病致贫人口快速上升方面发挥积极的作用;围绕保险需求的深刻变化,持之以恒改善保险供给;把握新技术革命的前沿趋势,加快推动商业模式升级;夯实行业发展基础,加快改革各项体制机制;遵循金融保险工作规律,不断健全人身保险监管体系,重新审视人身保险监管逻辑、监管思路、监管的组织体系和政策体系,按照高质量发展的要求,适应新形势下防范金融风险攻坚战的任务挑战,为行业转型提供相匹配的人身保险监管制度供给,建立适应高质量发展的监管体系。

在这场触及灵魂的革命中,人身险业会面临思想的再造,利益格局的重大调整,行为方式的根本变化,对于整个行业而言,也是一次凤凰涅槃的过程。

全面转型的过程,注定是痛苦和漫长的,在黄洪看来,这其实是行业的一次“凤凰涅槃”,是一场“触及灵魂的革命”,面临“思想的再造,利益格局的重大调整,行为方式的根本变化”。

同时,他也指出,需要认识到全面转型要解决行业发展和形势要求适应的理念、理论、制度、机制、政策、监管等一系列问题,是一个系统工程和长期过程,不可能一蹴而就、药到病除。全面转型不是轻松的,是辛苦的,甚至是痛苦的;是攻坚战、更是持久战。所以,要取得全面转型的胜利,不但要有决心,更要有定力;不仅要有科学的战略,更要有灵活的战术,在遵循银保监会关于全面发展战略规划、明确战略定位、保持发展战略相对稳定的基础上,一事一策,因时而动,提高转型战术方案的灵活性、针对性和有效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